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抱怨冬天的雨,似乎自从到南方生活以后,无论是上海还是香港,都会遇到这个问题。一丝丝的凉气长了眼睛的专拣你骨头缝往里钻,衣服晾到长霉都干不了也只好凑合着穿了,床单好像能攥出一盆水来,还得是冰水,我一直觉得当地人不得关节炎绝对是奇迹。

最近每当我瑟瑟发抖时,身边的朋友总是很疑惑的望着我说:“北方人也怕冷啊?”原来在香港,“北方人”这个名词已经等同于“爱斯基摩人”,“北极熊”等成为不怕冷的代名词,这算不算一种妖魔化呢?当然,我明白他们并没有恶意,但是每每被问到这个问题,我也会很不耐烦地说“北方人首先还是个人”。其实除此以外,伴随北方人这个标签而来的,还有那些各式各样惨不忍睹的伪儿化音,似乎听到你来自北方,如果不立刻目露精光的来个两句“是儿吗”“哥儿们”“好儿的”,就是不礼貌的表现。看到这些卖力的表演,维持一个宽容的笑容对我来说已经越来越难了,从一开始的大笑并认真纠正,到后面礼貌的哈哈干笑几声以示捧场,直到现在面无表情并在心里大喊“您丫能有一次把那个‘儿’放对地方嘛”,我越来越觉得这也算一种骚扰。

话扯远了,其实我就是例行公事的抱怨下天气,顺便继续写写我的西藏之行。最近生活乏善可陈,连慈善百万行这么阳光的活动我都参加了,自掏腰包加自虐性的徒步6.5公里,可见我已经无聊到什么程度了。我得找点什么东西来刺激下,想来想去,只能话当年了。

————————————————————————我是无聊的分界线————————————————————————————

拉萨

为了防止我写着写着又半途而废了,我决定不按照行程的顺序来写了,就按地名写吧,这样起码您看一个是一个,而且尽量把精彩的放前面,把您的损失降到最小,您看我多体贴。

我顺便考虑了一下我是应该走文字范儿还是图片范儿,之前的游记被评价为可以收进课本,让我着实沮丧了一下,这不就是说我枯燥嘛,看来字多了不好,我决定走图片范儿,主要也是忘得差不多了,也就只剩照片了。(霏姐之前教育的是啊!)

拉萨这部分内容比较多,而且我不打算写布达拉宫 ,因为我那天出门忘带相机了,一张照片没有。

大昭寺

大昭寺广场对我来说是一个留下很多遗憾的地方,我拍照的时候永远碰不到晴天,晴天的时候相机总是没电,因此没有留下一张蓝天下金顶闪闪的照片。同时我对它的很多幻想都没有成真,我没能在清晨爬起来与当地人一起点一盏酥油灯去转寺,也没能坐在大昭寺对面的墙根下晒阳阳,左手一根烟,右手一碗酥油茶,旁边蹲一帅哥,这些都没有,没有没有。但是这个整个拉萨城的中心,我还是去了很多遍,每天都从那里开始,然后在那里结束。这个四四方方的广场,我逛了一遍又一遍,坐在玛吉阿米从早到晚的望着那片金顶,仿佛永远都不会腻。

 

附送一张大昭寺遥望布达拉宫的远景,应该是他唯一一次亮相吧。。。。。。

去大昭寺的第一天一直在下雨,爬上金顶的那一刻,难得露出一片蓝天。

在大昭寺的院子里面四处乱拍时,这位大爷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马上和大妈站好示意我快拍,之后又跑过来看看我拍的怎样,看完以后不发一言拉着大妈潇洒的走开了,我顿时觉得自己的技术被鄙视了,大爷肯定见过很多世面。

大昭寺本身当然地位超然,具体历史我就不罗嗦了,不知道得可以问下Google, 我想说的是,其实更吸引我的是八廓街上面形形色色的人群。其实这个“廓”字怎么念也是个学问,在很多地方,会误把它写成“廊”,也就都成“lang ”。而来到拉萨,你会发现很多人会念“八角街”,但是我的藏族朋友扎西告诉我这个字应该念“guo”, 在藏语里是转经道的意思。另外,要敬告之后要来的同学们,八廓街一定要顺时针逛,当然不只是八廓街,所有的寺庙都要顺时针去逛,这个权威可挑战不得。

忘记说了,之所以想起继续写,是因为我马上又要去了,仰天狂笑三声!!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由紫禁城说起

上周五去看了胡恩威的多媒体建筑音乐剧《大紫禁城》,讲到家与国的关系,有点感触,恰逢今天建国60周年,手痒也想写点什么。

《大紫禁城》以紫禁城的建筑概念开始,运用音乐,剧场空间,影像,文字以及昆曲唱做等不同媒体的互动组合,再现了紫禁城的美学与文化,也通过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解析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从建筑中来窥探中国传统文化的奥秘。整个作品围绕“天,圆,地,方”这一中国传统建筑概念及文化核心,讲述黄耀明饰演的一只燕子,飞过空间和时间,沿着那条中轴线,穿越了紫禁城的天,圆,地,方,见证了以石小梅饰演的九五至尊为代表的历代王者在这里经历的春夏秋冬,生老病死,前朝后廷。

整个演出对紫禁城进行了数字解码,向我们了展示了紫禁城中蕴含的从一到九的数字秘密。在这个艺术计划的宣传资料上,这样描述了紫禁城:

                                由 1 条中轴线贯穿

                          曾历经 2 代皇朝

                          外朝上 3 大殿是宫城内最重要的建筑物

          座落在世上最大的 4 合院中央

                    皇帝寝宫在 5 道首位森严的宫门之后

                       加在东西 6 宫中间

就像天上群星拱照的北斗 7 星

      清代皇帝既执掌满洲 8 旗

            更是至高无上的 9 五之尊

你可以说这有点牵强,但不能否认紫禁城中的确蕴涵着一些数字的秘密,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有一些意义,或许是儒家的道德哲学,也有可能是阴阳五行的风水布局,如何巧妙的揉和传统宇宙观,与宫廷的实际需要,看完整个演出,了解了这其中的高深玄机之后,我不得不为古人精妙的心思所赞叹。

同时,导演也关注到中国建筑中文字所占的重要地位,紫禁城内每座殿宇上的匾额楹联,一笔一划都蕴含丰富的意涵,也都以重叠的影像方式被加入到演出当中 。尤其是“正大光明”这四个大字,更是被反复强调,作为历代帝王治国之纲,也成为整个演出的核心之一。

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多推崇这次的音乐剧演出,从剧场艺术来看,这并不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作者在表达手法上也存在一定的问题,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其创意及整个创作概念的欣赏。或者说真正应该称赞的是本演出改编自的原著,赵广超的《大紫禁城——王者的轴线》。

整个创作不止一次的提到家与国的关系,有趣的是紫禁城本身就承担了这两个概念于一身,它首先是帝王之家,但是更广义的来讲,它更是一个国的象征。“一个人,一个家,一个国,国与家,兴与盛,衰与落”,封建社会中,国与家系于一人之身,“至大正中,至大光明,无为有为”,王者居中,万人之上,他的所作所为直接决定了整个国家的命运。那个时候,家与国的关系似乎更加密切,对帝王来说,普天之下,无处不是自己的家园,百姓即为自己的家人,若能牢记在心,便是明君,天下为公。对百姓来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时忠孝难两全,全因首先是大家,才有小家。这些传统的儒家道德观念深入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延续了五千年,“兴盛又兴盛 ,衰落由衰落,那些人,那些事,九五六六,十全老人 ,五个一千年,完结了开始了,一个大大的广场,最后一个,无声无影”

演出的最后,伴随着轰隆隆的火车笛声,响起的是《东方红》的歌声,象征了现代文明的入侵,也象征了旧时代的结束,新时代的开始。紫禁城似乎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但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仍然是那道宫门,那个广场,不同的只是站在上面的人,当我们看到历代领导人的照片被千人万人簇拥着走过广场时,我们不禁要问,一切是否不同了。王者仍然居中,只是那些匾额,那些训条,已被远远的锁在宫门之后。

而对于我们来说,国与家仍是密不可分,“天上人间,迷宫与朝代,迷失于重重又重重”。

祝祖国母亲,我的家,60岁生日快乐,5000年中短暂的60年,我们其实还年轻,不是吗?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秋天来了,夏天走吧

 

北京已经到了初秋,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带去的短裤短裙显得刻意又突兀。这也怪不得我,因为全世界都有秋天,除了香港。

后海的夜还是有点凉,让我更贪恋那个怀抱的温暖。月亮那么亮,音乐那么吵,我心里的洞却越扯越大。是寂寞太久。

 

参加婚礼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铺满花瓣的白色地毯仿佛踏上去就已经感受到他们的幸福。穿上婚纱的她美丽不可方物,看她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新郎,眼里也不禁盈满泪水,她未到台前已经泪眼朦胧,想象这短短几步可能走得不易,就像他们相携走过的那些日子,总算有个交待。扔捧花时,虽然再三被嘱咐要积极争抢,仍然默默站到最后,对于婚姻,还是不期待。

 

她说明白我的想法,我却没有为她想过。我想说我希望理解所有人的苦衷并做到最好,却也从没得到谁的理解。想到从前一个人说得真好,世上从来不曾存在感同身受,我们总在计算付出与回报的比例,这样的感情虽然复杂又浑浊,但如果世上只有它,它就是爱吧。所以,亲爱的,也许我没有像你期望的那样理解你,其实你也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了解我,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突然很想看海,不是热带的海,是秋天的海,有高高的蓝天和凉爽的风,阳光要和煦,不要炙热,偶尔有海鸟飞过,留下一两声鸣叫。脱下鞋,挽起裤子,踩在吸收了一天的热量后微微泛着余温的沙子上,偶尔涨潮的海水漫过脚面,有些冰。肌肤总是清爽的,一点汗都没有,最好能等到日落,对着太阳慢慢地说出自己的秘密,我压在心里面太久太久的辛苦,难过,还有快乐和感谢。

 

只要心底风平浪静,真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11 Comments

关于西藏

我是真的很想按照正经游记的格式来写这次的旅行的,也是这么开始的,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耐性。

来到拉萨这一站,果然还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最近几天整理照片时,心情总是很奇怪,有懊恼,有无奈,有怀念也有惊艳。

如果说之前的青海仍是正常的一次旅行,那么西藏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场梦。

从坐上青藏线的火车开始,就一直没有特别兴奋的感觉,也许仅有的激情在去拉萨之前已经消耗殆尽,等我真正看到布达拉宫的时候,感觉到的是大片的空白。相机不止一次的出现了高原反应,像是要弥补我所欠缺的反应那样,电池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问题,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沮丧。

但这不是说西藏不美好,或是这次地旅行令我失望,恰恰相反的是,也许正是因为一切都太美好,而令我觉得恍惚,又或者是做了太久的梦终于实现让我无所适从。在这片土地上,我常常词穷,因为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常常不想举起相机,因为相机永远无法真正捕捉眼前的美景;常常对自己失望,因为我离自己的心越来越远。在这里,我看到太多,也学到了太多。

我一定会完成这篇游记,只是让我想想,该怎么写。

为了弥补之前报有期待的各位,献上几张小照给您解解馋:

我喜欢被放养的猪

我心中的仙境也不过如此

美丽的羊卓雍措

美景永远在路上

她曾经承载最大的荣耀,也曾经经受战火洗礼,现在只是安静的望着脚下的这座城,就如昨日

我无意炫耀,但同时看到两道彩虹实在难得,我想说,这是梦开始的地方

纳木措的日落,是最美的一个梦

 

 

 

待续(不知何时再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呓语

凌晨1点40分,突然听到一声异响,仔细寻找,原来是自己的肚子在叫

在深夜的寂静中听到肚子发出的声音,感觉非常陌生

似乎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我饿了吗?

最近的我很奇怪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青藏行(二)

坎布拉

坎布拉之行是临时决定的,本来的计划是孟达天池,但是出发前的一个晚上,冥冥之中却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们那不是我们的目的地。

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明智的。赤山碧水加上清澈的黄河源头,非常值得一看。

那天一早,我们牺牲了睡眠的时间,早早的就出发了,也因此看到了很多清晨特有的景色。

不用怀疑你的眼睛,你看到的这条河,是黄河。

 

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天,这样的云

坎布拉很大,我们也有很多地方没有逛到,但是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而不是那一个个的目的地,所以到了哪里,没到哪里,也就不需要再执著了。

 

塔尔寺

事实上,塔尔寺是我们青海之行的第一站。之所以把它放在最后,是因为它在这次旅行中却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位置。

这一次的青藏之行,我拜访了很多的寺庙,我很高兴第一站是塔尔寺,因为它本身在藏传佛教,尤其是格鲁派中也处于一个源头的地位。这里是格鲁派(俗称黄教)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也因此,当我们后来在西藏参观各大寺庙的时候,都会听到关于塔尔寺的故事。

传说宗喀巴大师诞生以后,从剪脐带滴血的地方长出一株菩提树,树上十万片叶子,每片上自燃显现出一尊狮子吼佛像(释迦牟尼身像的一种),“衮本” (十万身像)的名称即源于此。宗喀巴去西藏6年后,其母香萨阿切盼儿心切,让人捎去一束白发和一封信,要宗喀巴回家一晤。宗喀巴接信后,为学佛教而决意不返,给母亲和姐姐各捎去自画像和狮子吼佛像1幅,并写信说:“若能在我出生的地点用十万狮子吼佛像和菩提树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就如与我见面一样”。第二年,即明洪武十二年(1379),香萨阿切在信徒们的支持下建塔,取名“莲聚塔”。这座塔也就是塔尔寺的原型,经过百余年的发展扩建,终于成为了我们看到的塔尔寺。

而当初的那颗菩提树虽然被藏于塔内,传说历经几百年仍然未死,它的根茎一直延伸到塔外,在供奉宝塔的大殿之外又长成一颗参天菩提树,树上的每片叶子仍然模糊可见一尊狮子吼佛像,据说这颗树每掉一片叶子都会被常年守在殿外的信徒抢回家去珍藏,而据我观察,树下的确干净异常,未见哪怕一片落叶。

酥油花、堆绣、壁画被称为塔尔寺的艺术“三绝”。特别是“酥油花”,堪称最残酷也最脆弱的艺术,却也是最梦幻的,因为它本身就是宗喀巴大师的一场梦。相传,公元1409年,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一晚做一梦,见荆棘变为明灯,杂草化为鲜花,奇珍异宝,五光十色。醒后为了再现美妙梦境,即组织艺僧用酥油塑造各种花卉树木、奇珍异宝,连同无数的酥油灯供奉佛前。自此,制作酥油花就成为藏传佛教中一项盛事,其中又以塔尔寺的工艺最为精美。

为了防止塑制中因手的温度而使酥油胚料融化变形,艺僧们除了要在室温零度的作坊里工作之外,身边还放有一个盛有冰块的水盆,他们要不时将手浸入冰水中以降低手的温度。整个制作过程十分艰辛,艺僧们的手上大多会生出冻疮。对佛教的虔诚和对艺术至美的追求,完全超越了肉体上的痛苦,冰冷的手中,艳丽的酥油花不断生成。但是这样辛苦创造出来的作品却做多只能保存一年,看来美丽的东西多半脆弱。

最后,关于西宁,还有一个一定要推荐的东西,就是酸奶,尤其要尝试的是这家老字号

  

下期预告:开往拉萨的列车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青藏行(一)

重庆一夜

所有的一切是从山城重庆开始的。去重庆是为了与我此行的旅伴相见,却没有想到这个旅伴会成为这次旅行最大的收获。老婆,我想你咯。

在重庆只待了一个晚上,不能不说是遗憾。

到重庆不能不去的解放碑

我在小吃街大开吃戒

重庆的感觉和香港很像,一样是依山傍水,只不过山不同,水也不同。这里少了海港的大气,却多了几分嘉陵江边的灵秀。

洪崖洞的星巴克

 

兔子的眼睛——青海湖

第二天,马不停蹄的飞到了西宁。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西北特有的凉爽,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新起来。

作为青海省最大的城市,西宁看起来仍然非常纯朴,很像呼和浩特,只是似乎更干净些。即使我们赶上了最多人的旅游旺季,连酒店房间都供不应求的时候,走在大街上,仍然觉得安静祥和。

由于青海省的形状酷似一只兔子,而青海湖所在的位置又恰恰是在头部,所以人们常把青海湖比作兔子的眼睛。但是近年来,青海湖的面积不断萎缩,兔子的眼睛也在慢慢干涸。因此,趁眼睛还未闭上之前,去抚摸她,也成了我们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日月山是青海省海拔最高的一座山,也是青海与青藏高原的分水岭,传说文成公主入藏之前,就是在日月山顶回望中原,对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作最后的缅怀。车行过日月山后,灌木类植物就奇迹般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过了日月山后不久就到了倒淌河,顾名思义,倒淌河因河水倒流而得名。到达这里后却有点失望,眼见之处除了一汪小水潭和一块石碑外,就是牵着马到处拉游人照相赚钱的藏民,以及追着游客要钱的小孩,实在不能称为一个景点。好在我们只是路过,也就没有计较太多,匆匆拍了几张照就上车了。

曾经对婺源的油菜花向往不已,觉得此生如果能一睹那样的奇景就已无憾了。而当青海湖边那样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陡然闯入我视野的时候,我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恐怕才是世界上最美的油菜花了。

 

在青海湖之前曾经见过很多的湖泊,在青海湖之后也看到了很多湖泊,但是青海湖的那抹蓝恐怕是最接近天空的颜色,也是最宁静的,宁静到你站在她的身边险些会忘记她的存在,只是觉得自己的气息慢慢与眼前这片蓝相连,渐渐融入到那片壮阔当中。虽然平淡,却充满了生命的力量,青海湖就像一个睿智的老人,慢慢的像你讲述着她的传奇,却并不需要你的喝彩,因为她已经在这里睡了千万年,而你,终究只是个过客。是过客,就要离开。

(未完待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