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类

吴哥盛放(四)

一日双更,我人品真好,我觉得这次的游记很有希望完成。 树妖与古寺的爱情 来到塔布隆寺(TA PROHM)的时候,正值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还好这里树木茂盛,让我们免受烈日的折磨。 塔布隆寺可算是吴哥最具艺术气质的建筑,它是一座佛教寺庙,建于1186年,用来献给查耶跋摩七世的母亲,曾经也被称为寺庙之王,可见其地位。被遗忘千年后,于百年前重新被世人所发现,而自《古墓丽影》在这里取景后这里更加名声大躁。 和其他的寺庙不同,塔布隆已经被丛林所吞噬大半。虽然现在大部分的树木已经得到了清理,仍然随处可以看到树根与围墙紧紧缠绕在一起。听说寺庙和这些古树是无法强行分开的,否则就是寺塌树亡。他们就如一对怨侣,相互拥抱缠绕千年,这样长的岁月里,只有彼此,没有人可以把它们分开,可是这样的纠缠的最后,仍然是同归于尽。 我不知道树妖与古寺之间有着怎样的爱恨纠结,值得这样千年的生死相随,许是爱入骨髓,所以再也无法分开。可是当我看到乳白的树根将无数雕刻精美的石块掀翻在地,接着又盘根错节的缠绕在围墙之上,苍天古树遮天盖日,阳光穿过浓密的树叶斑驳的洒在古寺上,我可以想象这份爱的炽烈缠绵。 啊~~~ 还有人比我更不会摆pose的吗??? 看这树根像不像人的背影呢,看样子正要爬墙呢 在纠缠的树根中发现这尊微笑的佛像 By Nikon FG 向导说这叫金银树,其实只是白色的树根受到阳光照耀的一面折射出金色的光泽罢了,看上去却的确有一半金一半银的感觉   To be continued…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吴哥盛放(三)

题外话 前天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饭,谈到她不久前和中学同学的聚会,她不无遗憾的说起一个女同学在意大利心脏病发去世了。听说是一帮朋友在赶火车奔跑时,突然发现她不见了,在返回去找她时,发现她静静倒在一个拐角处,已经再无声息。朋友说起这个女孩父亲早逝,与继母相依为命,但是从不见她抱怨生活,遇事总是微笑,说起这次是去意大利做交换生,本来还有一周就要回到香港。但是现在,继母身体虚弱,晕车很厉害,飞机更是从来没有坐过,无人去操办后事,尸体仍然滞留在意大利,一个月了不知何时才能运回香港。朋友谈起这一切,自然是无限唏嘘。感叹这么年轻的一个生命的消逝,我也跟着难过。 刚才看蔡康永的博客,谈到之前我也十分痴迷的美剧《True Blood》,讲述吸血鬼和人类的纠缠爱恋,其中两个吸血鬼讨论,人类这种东西,又弱又短命,到底有什么值得迷恋的?被问的吸血鬼答道:“人类阿,每件事都好心焦的,For them, everything is urgent…” 是啊,因为没有不死之身,而那有限的生命更是随时都可能结束,所以什么事情都慢不得,都要在乎。比如我现在突然想吃麦当劳的辣鸡腿汉堡,你说,不如改天啦,可是,我不知道有没有改天那一天呢。 因此,不要再抱怨人类的贪婪了,谁让我们是这么脆弱的生物呢?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当然是在有限的生命里面活个够本啦。不仅仅是人类,你难道没有养金鱼时因为不停的喂食而把金鱼撑死的经验吗?好啦,我知道金鱼有失忆症,可是他们也在拼命的活个够本呢! ——————————————————————每次都要题外话的分界线———————————————————————————   高棉的微笑 巴戎寺其实是在吴哥王城的一部分,也是我们进入南城门后的第一站。但是因为它的地位特殊,所以要单起一篇。 即使是在拥有无数建筑奇迹的柬埔寨,巴戎寺也可以算是独一无二的精品,不会逊色于同时期的任何建筑珍品。它由查耶跋摩七世建造,奢华精致无所不用其极,绝对是当时强大国力的最好体现。54座哥特式宝塔,每座宝塔的四面都刻有面带微笑的佛像,神奇的是,这数百张脸孔却是神态各异,无一相同。 除此之外,巴戎寺的浅浮雕也绝对会让你叹为观止,全长1.2公里,刻画了11000个形象。内容从战争,传说,到百姓日常生活,精细无比,栩栩如生。好玩的是,在描绘对占婆的战争中,也出现了中国军队的身影,据向导说,中柬两国的友好情谊,源远流长,应该是从那时就开始了。而在后面描述日常生活的浮雕中,也能看到中国人的脸孔,向导这时还特别讲到,中国人真的很会享受生活,当时高棉人的很多娱乐方式都是来自中国。听到此我急忙看看都是哪些娱乐,就看到斗猪斗狗,赌坊青楼,饮酒作乐。我笑了,果然说到吃喝嫖赌,还有人比中国人精通吗,我们绝对有影响世界的能力和历史。 站在巴戎寺内,无论高低远近,抬头低头,都能看到那似笑非笑的脸孔,他们或是水平的凝视着你,或是高高俯视着你,说是在微笑,或许称为对人类的悲悯更为合适。也许你很有成就,那些笑脸似乎在说,我知道,做得好,可是也没那么大不了哦。而如果你犯下大错,他们又像是说,我们都知道,可是我们原谅你。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惊讶呢,这些微笑从四面八方把你包围起来,好的,坏的,你都无所遁形,可你知道他们并不在乎,所以能做的也只能是微笑了。   巴戎寺的神奇是一定要身在其中才能感受到的,从远处看,不过是一座碎石山。 这是支援柬埔寨人民的中华将士 在向导的强烈要求下,我只能跟佛像来了个亲密接触,这是请向导的又一大坏处,就是他们经常撺掇你作出各种丢人之举。。。。。。 她看上去很悲伤,不知她在这样一个清晨来到巴戎寺,是不是想从这些微笑的脸孔中获得一丝力量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高棉的微笑”,据说这是几百张笑脸中唯一睁开双眼的,看看这双杏眼,不知又有何寓意。 对拍是我们最乐此不疲的游戏 这位老人画的很好,可惜拍不到 那抹身影是一位修女,不知道她是否代替上帝来与佛祖谈心 Nikon FG by film   To be continued…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吴哥盛放(二)

题外话 昨天凌晨,在120分钟的苦战之后,世界杯最终结束了。长舒一口气感到终于不用熬夜之余,也会觉得有一点点失落。当然,最多的还是能够看到西班牙夺冠的开心。我想我也算是半个伪球迷,并没有追着看每一场比赛,对那些技术规则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对西班牙队的喜爱,可是从02年日韩世界杯开始,一直没有变过。在他们当年被韩国队淘汰的那个下午,我还和史两个人对着电视傻傻得哭了一鼻子,现在想想也有点可笑。可是就在今天凌晨,看着卡西利亚斯流泪时,我又不争气的红了眼眶。这个男人当初还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毛头少年,因为一场比赛扑中3个点球开始初露头角,现在已经是球迷口中的圣卡西,成了神一样的存在并开创了436分钟不失球的新纪录。 这次世界杯再看到他,有种我们都老了的感觉,可是这个结局却是最完美的结局!看到西班牙夺冠,我想说,这集我够了! ————————————————————————我爱圣卡西的分界线———————————————————————————   经过5个多小时的颠簸,到达暹粒时已是傍晚时分。匆忙上了一辆TukTuk车向我们的酒店Sojourn Boutique Hotel进发了。之前在网上订酒店的时候,就曾经纠结于它远离暹粒市中心的位置,所以当我们在尘土飞扬中颠簸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找到酒店时,我已经开始要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了。但是,当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看到酒店的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不过后来也证明了酒店并没有那么遥远,只是我们的司机找错了路而已,实际上从酒店到市中心只需要七八分钟的车程。 对于这间酒店,我是非常喜欢以及强烈推荐的,实际上这次旅行,酒店和餐厅占到了很大一部分,在游记的最后,我会专门写一篇关于酒店和餐厅的介绍,这边就不花篇幅了。 总之到达酒店后,我们就马不停蹄的定下了车和中文向导,以及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对于中文向导,我的经验是,除非你的英文非常差,其实不建议专门找导游或是中文向导,因为向导的水平良莠不齐,能够讲给你的东西非常有限。而实际上对于路线之类的东西,网上和Lonely Planet上都有详细地介绍,向导反倒会浪费你的时间或是让你的计划缺乏弹性。总之我觉得请中文向导是这次的最大败笔之一。 我们的中文向导是个当地的女孩子,叫金淑琳,人倒算是老实,只是偶尔有点偷懒,中文表达能力有待提高,但是有趣的是讲历史故事她不行,说起八卦和张家长李家短,倒是流利的很,我也从她那边知道了一些景点之外的小故事,也算有趣。她的电话是+85512273898,如果有需要的话,找她也未尝不可。 我们的行程与大部分游客大同小异,都是三天,小圈—大圈—外圈的顺序。第一天是小圈,通常是从吴哥窟开始,向北依次经过巴肯山,巴云寺和吴哥王城(包括南城门,巴戎寺,巴芳寺,皇家围地,吴哥古皇宫 ,普拉帕利雷寺,癞王平台,战象平台,仓库和天牢)。从胜利门出城继续向前,沿途有周萨神庙,托玛农神庙,思宾玛和塔高寺。然后向东北方到达塔内寺,转向南方到塔布隆寺,继续向东到班迭哥迪和皇家浴池,最后经由豆蔻寺返回吴哥窟。 我们根据天气和时间,对上面的景点略有删减。事实上,相信我,等你看到差不多第5个庙的时候,一定会审美疲劳的,再加上35度左右的高温暴晒,对于相似的寺庙,我都会选择远观即可。 吴哥王城 雨季的一个坏处就是,看还是不看日出,永远是个问题。 似乎到了吴哥窟,不作出看日出的努力,总是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情。因此,虽然知道有风险,我们还是凌晨4点半就出发了。到达景区门口先买了三日游的套票40美金(一日游为20美金,一周游的为60美金),门票很高科技,需要照相,门票上也会有你的照片,因为之后去任何一个景点都无需另外买票,这样也方便检票人员辨认。话说我太厚道了,这篇游记写的太认真了,刚才还专门给门票补拍了一张照片。 请允许我臭美一下,凭借这张照片,我被无数检票哥哥称为美女,并数度被怀疑是日本人(这个臭美个毛阿)。总之,完全素颜,无PS! 扯远了,大概5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了吴哥窟。事实上,通常大家所说的吴哥窟是指小吴哥,是吴哥遗迹中规模最大,最令人叹为观止的庙宇,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它修建于12世纪早期,由苏利耶跋摩二世建造,很多人误以为吴哥窟是一个皇宫,供人居住 ,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但是对于它究竟是一个坟墓还是一个寺庙,多年来学者也一直争论不休。据我的向导所说,在苏利耶跋摩二世仍在世时,吴哥窟应该是作为寺庙供奉印度教的毗湿奴,而在他死后则将他的遗骨安放在这里以表达对神灵的敬意。所以吴哥窟应该是具有寺庙和坟墓的双重身份。 从看到护城河的那一刻开始,我终于意识到,我已经来到了这个神奇的所在,我能感觉到血液开始奔腾,莫名的激动和紧张以至于全身瞬间起满了鸡皮疙瘩。踏上通往吴哥窟的石桥,感受到几千年前的皇家威严,每一块石头都仿佛带着远古王者的傲气,让你不得不肃然起敬。 到达中心寺庙之前的荷花池,我们开始静静的等待日出,可惜最终未能如愿。我倒是也没有特别沮丧,就算没有日出的华丽,晨光下的吴哥也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没有接着进去浏览吴哥窟,而是直奔吴哥王城(也即大吴哥),抓紧时间在烈日发威之前参观尽可能多的古迹。 吴哥王城由吴哥最伟大的国王查耶跋摩七世修建,供奉佛教。城外环绕着百米宽的护城河,共有五座城门,我们到达的南大门是保留最好也是修复最完善的一座大门。到达城门前,就被那直冲天际的石雕大门所震慑了,大门之上一座四面佛像悲悯的望着来路。门两侧排列着54座天神与54座恶魔的雕像,永远停留在搅动乳海的那一刻,默默地向我们讲述远古那个天神与恶魔合力寻宝的传说。 很多雕像都受到了损害,没有头部,修复仍然在进行中。听向导说,修复的过程繁琐而冗长,不能一次性修补所有的雕像,这样会破坏整个古迹的历史感,因此要一个一个的修复,等到前一个经历足够风雨从而能够融入到其他雕像当中去后,才会进行下一个的修复工作。 皇宫主要的建筑就是空中宫殿,曾经是国王的寝宫,书上说九头蛇妖曾经住在殿顶,夜晚会化作美女要求与国王欢好,蛇妖若是一日不见国王,国王必死,而国王若是一日不去,蛇妖必降祸于国家。直到现在,当地人都会把真腊王朝的衰落甚至是之后的一系列苦难归咎于蛇妖的惩罚。就我来看,空中宫殿倒是一个登高远眺,乘凉深思的好地方。或许当时的国王只是偏爱这里以至于日日都来,就被安上了这么一个说法吧。或许他在这里藏了一个情人也未可知呢。 当年的皇宫现在几乎就是一片废墟,不仔细分辨,都很难找到正门。只有战象平台尚能透出一丝皇家气息,站在平台之上,远望中央广场,想象当年成千上万的士兵驾着战象的队伍浩浩荡荡穿过彩旗飘扬的广场的景象,定是尘土飞扬,雄风飞扬。 中央广场的另一方,正对战象平台是十二塔庙,十二塔象征十二生肖。传说如果有纠纷出现,法官会把纠纷的两方按照各自的肖像关在这十二塔中,一段时间过后,有罪的一方必然会患病,而无罪的一方则安然无恙,孰对孰错一目了然。 早上的天气一直不太好,虽然没有没有烈日照耀,逛起来不会太热,但是光线太差,也令我无心拍照,草草按了几张,就赶往塔布隆寺。   南门 皇宫大门 空中宫殿 十二塔庙 在战象平台上玩耍的孩子 看到这些照片就令我更新的很无力,我要买部单反!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吴哥盛放(一)

终于决定开始写写我的柬埔寨之行了。我明白我之前的游记多半是半途而废,鉴于这是一次短暂的旅行,希望可以尽快完成它。 虽然提到柬埔寨,大家都会想到那本《五月盛放》,但其实5月份并不是去柬埔寨最好的时间,雨季刚刚开始,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烈日炎炎,5,6月份基本上是这个地区最炎热的季节。这次的旅行决定的非常仓促,甚至是起源于一个玩笑。我的固定旅伴文娟恰好在越南度假,玩笑似的说了句,不如我们在吴哥回合吧。说者无意 ,听者有心,正好急切需要一次出行的我就迅速定了机票和酒店,在那之前,我甚至还不知道吴哥所在的城市叫暹粒。 于是,我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   金边 到达金边的时候是正午时间,还没出机场就被猛烈的阳光晃得头晕脑涨了,我看到街上竖着的温度牌上显示38度。我想雨季还远,太阳狠毒。 在机场门口买了一张当地的电话卡,酒店派来接我的车也到了,司机看上去憨厚老实,笑容很灿烂,我放心的把行李交给他后,他一瘸一拐的走向了停车场。我这才发现,他的一条腿明显短于另一条,我突然觉得有点尴尬,跟在他后面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愣神的功夫,他擦了擦满头的汗,帮我打开了车门。去酒店的路上,我发现他的英文很不错,性格也很开朗,很热情的给我介绍沿途的景点,我上车前那莫名其妙的尴尬也得到了舒缓。下车时我给他1美元的小费(通常在柬埔寨乘坐出租车时不需要额外给小费的),他有点惊讶,我有点尴尬。 我总是会为自己对弱者的同情而感到尴尬,我觉得自己的同情很廉价,同时为自己注意到他们的不同而感到内疚,也会因为不懂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而不知所措。这种矛盾的心情在我这次的旅程中一直折磨着我。每个去过柬埔寨的人应该都会惊奇于一点,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生活着或许是世界上最温文有理而又单纯善良的人民。但是再善良的心灵,在面对物质的极度匮乏,历史上一次又一次惨烈的杀虐和掠夺,都会妥协,悲伤,每个单纯的眼睛中都会间中蒙上一层阴影。而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我遇到的柬埔寨人,虽然他们对自己民族的光辉历史感到自豪,他们也都很积极努力的工作来换取更好的生活,但是他们却很喜欢把自己的伤疤扯开坦露在你的面前,相信我,目睹这些可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这也是让我时常感到矛盾的原因,当然这是后话,还是先回到我在金边的旅程吧。 到达酒店时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我选择窝在房间里吹空调并等待文娟来跟我会和。文娟刚到,就下起了大雨,雨停时已是傍晚,天气终于凉爽下来,我们俩上了一辆TukTuk,决定去大半个城市之外的Malis,金边最好的高棉菜馆,品尝一下闻名已久的高棉菜。 一出门就看到这位大摇大摆的走过。 坐在TukTuk上,通常每个TukTuk司机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所以当他们把你送到目的地时都会提出等着你或是来接你的要求,或许有人会担心价钱不够公道,我倒是乐得让他们多赚一点。其实不过是几块钱的差距,但金边的夜晚,安全才是第一位的,一个相熟的司机总好过在大街上等待。   Malis大门口, 我可以更傻一点。 在这里要推荐一下Malis这间餐厅,价格算是比较贵的,但是绝对物有所值。环境幽静,Sand goby with giner(姜味沙虾虎鱼)和沙拉值得尝试。事实上在柬埔寨的任何一间餐馆,你点沙拉都是没错的,他们的调味汁实在是一绝。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向皇宫进发了。我们的酒店就在湄公河边,离皇宫很近,我们决定索性步行,也可以看看沿路的风景。 在这里,你总会被那一缕橙黄色的身影所吸引 金边的皇宫和泰国的大同小异,美则美已,但是略显无趣 在角落看到他,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总之长得很霸气 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打在他身上,所谓静,就是这样吧     中午时分,我们坐上了从金边至暹粒的大巴,向我们此行最大的目标——小吴哥,进发了。 途中休息时,车外的孩子 其实我想问,看到这样的情景,你想做些什么,你又能做些什么,钱,也许不是最好的方式。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未完待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岁月原本是最大的小偷

今天跟JC见面,一起去看了《岁月神偷》,看完电影后,到天台上边抽烟边聊起他在印度的经历。 突然想起不久前收到他从印度寄来的明信片,写得密密麻麻的明信片告诉我这趟旅行他是多么的开心。他说他与当地人一起跳舞,光着脚在满是牛粪的街上狂奔,骑着单车横冲直撞,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人,这一切都是那么棒。他还说他很高兴自己终于辞去了工作来到印度旅行,他说“to me, traveling has seperated into two parts: to experience or to bypass. And to experience is something that not everyone can do.” 我没有告诉他,当我收工回家,瘫在沙发上读到这段话时,我有多嫉妒他,我并不想他太得意。可是,当我今天听到他继续讲他骑着骆驼在沙漠闲逛,在沙漠上露天过夜,裹着毯子数星星,听到他说将一个被一群当地人追逐的女孩拉上火车,听到他说在恒河中游泳然后在医院挂了几天点滴时,我还是不争气的露出羡慕的神色。 我常常在想,旅行对我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JC说他不太理解那些人去印度旅行之后就留在那里修行,放弃了原来的一切。我跟JC说起我在尼泊尔遇到的那个看相人跟我解释印度教的教义,我问他命运是否可以改变,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向我解释灵魂怎样独立于我们的思想和身体而存在,当我们越接近自己的灵魂,我们的一切情绪,一切困扰我们的事情就不那么重要了。我想,这个看相人只是尝试告诉我,如果现在的这个身体,这个人生只是我们灵魂千万年旅途中的一站,改变或者不改变,又有什么重要的呢。百年之后,当灵魂离开这具躯壳再开始另一段新的旅程时,曾经的这几十年,好或者坏,也只是沧海一粟,一段历史,一段故事而已。我想那些放弃自己原来生活在印度修行的人,或许真的找到了一个方式可以接近自己的灵魂,感受到了自己的灵魂,这也不失为一件幸运的事情。那么我呢,我是因为什么一次一次的收拾行囊,踏上旅途呢?每一次似乎都有些想不开的事情,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就想到了出走。走出去,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而这个世界有多大,当你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时,很多事情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也许,旅行于我来说,就是一种修行的方式,一种接近自己灵魂的方式。 我喜欢JC拍的照片,这是一个只用胶卷拍照的人,他甚至没有一架数码相机。我尤其喜欢那些人像,他总是能捕捉到最有生命力的一瞬,从他们的眼睛里,你能看到很多故事。   最后想说说今天看的《岁月神偷》,少有的港产好片。电影开头打出一行字“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导演抓住这个小偷,把它偷走的东西掏出来,重新展示给我们。影片讲述六十年代一个平凡甚至是贫穷的四口之家如何享受顺境以及乐观面对逆境。我们重新看到了那个年代那些可贵的东西,最让我感动的是现在已经消失了的街坊之间的人情味,一到晚餐时间,大家在巷子里面摆出桌子,一起吃晚饭,就像一家人一样分享好菜,小孩子们捧着碗筷,从巷头吃到巷尾。这份温情,现在已经再也看不到了。同时,亲情的可贵也是电影的重点,旧时代的父母,怎么乐观的看待逆境,用一双手为自己的子女撑起一片天,就像片中母亲说得那样“鞋字半边难,亦有半边佳”,“一步难,一步佳,难一步,佳一步”,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重要的是要相信。 但是或许我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的缘故,影片给我的共鸣没有像其他香港人那么大。我总觉得后半部算是败笔,看到这个片名,我所期待是一个更加深入的故事,情节可以平淡,仍然可以触及人心,而不是靠生离死别来赚取我眼泪的故事。 整部电影看完,给我最大的惊喜,仍然算是电影的配乐,最喜欢其中的一首插曲,60年代Monkees的《I wanna be free》,歌词真的写的很好: I Wanna be FreeBy Tommy Boyc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从去年到今年

很久没更新这里,太多事情要写,积着积着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笔了。受到Yo姐的启发,决定也开始写流水账了。只不过Yo姐每个月来一次,我荷尔蒙不调,估计得两三个月一次。   从去年底开始吧,大家都忙着写全年总结的时候,我又去了趟西藏,顺便一路走到了尼泊尔。照片什么的之后有心情写游记的时候再上吧。半年之后再回西藏,感受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大昭寺还是那个大昭寺,却没了晒一个下午太阳的心情。感谢姐妹妃妃翘班带我感受藏漂的日常生活,作为两个佛教徒,千万别跟别人说咱专门兴冲冲的跑去吃鱼啊。终于去了仓姑寺喝茶,坐在一群当地人中间要了一壶甜茶,阳光明媚,看着二楼的尼姑姐姐们在看书或是缝衣服,我和妃妃讨论一个很帅的活佛,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冬天的拉萨别有一番风味,少了拥挤的游客,在八廊街上只看到虔诚转经的牧民,站在冬日照耀下,看着燃烧艾草的轻烟缓缓升腾在寺前的白塔上,闻着草木的香味,我默默的与坏掉的相机纠结。   尼泊尔很脏很乱,走在加德满都的街头必须口罩不离身,小心翼翼的绕过每一个垃圾堆。开始怀疑自己万里迢迢跑来这里是不是值得时,很幸运的碰到了新年大罢工,找不到出租车的我只好租了一辆自行车骑去另一个城市,整整四个小时的路程,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小乡村,路边的当地人纷纷坐在自家门前晒太阳,小孩在空地上追逐玩耍翻跟头,河边挤满了洗衣服的女孩子,远处是连绵的喜马拉雅山脉,隐约可见一座座雪山的轮廓。我停下来拍照时不禁感叹他们看上去很幸福,给我免费做向导的尼泊尔小伙笑着说:“and it’s free.” 他说其实尼泊尔人的生活很简单,很平和,大家都很知足。我相信,有一晚我问他,你快乐吗,他望着我,没有一刻犹豫的说,我很快乐!眼神清澈坚定,让我很是嫉妒。原来快乐这么简单。   2月照例回家过年,之前跟朋友讨论,年纪越大似乎患上了恐归症。尤其是像我们这样飘泊在外,仍旧单身的大龄女青年。每次回家看到父母期盼的眼神,总是觉得很愧疚,很想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或者至少领回去一个靠谱的男人让他们安心,可惜自己哪一个都无法做到。父母的苍老一年比一年明显,却仍然把你当成长不大的孩子。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孩子,转眼已经要上3字头了。同学聚会去还是不去总是很纠结,被关心的问题从工作怎么样,有没有男朋友逐渐过渡到结婚了没,孩子多大了。明显跟大家没有共同语言的我,只能坐在角落和几个同样处境的朋友同病相怜一下。可是说归这么说,看到因为自己回家那么开心的爸爸妈妈,还是觉得回来是值得的,并且决定减少旅行的时间,多回家陪陪父母。父母在,不远行。   3月份,其实也就是这几天,来了久别的北京。没想到北京到了3月份还会这么冷,朋友都说北京已经过了半年冬天,想想真是,从10月的第一场雪到我来的前一天那一场雪,整整快半年了,到底是谁说有全球变暖这回事儿的?日程安排的非常紧,恨不得每天赶4场,中饭,下午茶,晚饭,然后再去喝一杯。和珂姐,萌萌,小娟居然在北京齐聚一堂,实在难得。吃完晚饭,我们提着红酒回到我的酒店继续喝,谈着各种少儿不宜的话题,笑到皱纹都多出几根。姐们的聚会就是这么尽兴!   最近迷上算命,百忙中还半夜跑去算了一次,这位大师太靠谱了,绝对把我震了,解决了心中的不少疑问,也落下心中一块大石。绝对推荐给各位为情所困,或不管为什么所困的同学,想要联系方式短我。   Yo姐明显比我还忙,改了几次终于定下今天下午喝下午茶,被客户拖住脱不了身,足足迟到2个小时,丫说“我恨你,你在报复我”。在南锣鼓巷一咖啡馆喝了一壶大枣茶,互相犯了下贱,我发现咱俩在哪都能见着,我估计你特别爱我。等我有钱了考虑包养你。   见到了很久没见的诺娜,一见我她就狂呼你怎么一点没变,这么多年就没给你留下点痕迹,你行不行啊?我心中一阵狂喜,这不是夸我年轻嘛,但脸上得绷住咯。诺娜说,爱人只能小别,朋友可以久别,说的就是我俩吧。N年没见,还是那么有话题,聊起来就没完,一点没客套的话,直接切入重点,感觉真是好。去了后海边的孔已己吃饭,内蒙的姑娘爽快,菜没上桌,先说,咱喝点?痛快。饭后转战酒吧,接着喝,以至于聊得尽兴,把电脑留在酒吧就回来了,到楼下才发现,赶快打了个车回去,还好人品好,有一含着棒棒糖的哥哥坐在那里帮我守着呢。害我寒风中这趟跑,现在还没缓过来。明天早中晚还要见几位,很不要脸的觉着自己特别受欢迎。   我觉得写流水账挺好的,以后可以继续。     没有人给我们拍照,只能给脚来个合影,猜猜哪个是我?     喝喝酒,谈谈心   在酒店拍张怨妇照   Echo说我越来越年轻,哈哈   冬天的后海   最后我想说,Iphone真好用!      

Posted in 未分类 | 18 Comments

 泰戈尔的《园丁集》中的一首诗,今天看到,很美,想要背下来   (冰心译)   我想要对你说出我要说的最深的话语,我不敢,我怕你哂笑。  因此我嘲笑自己,把我的秘密在玩笑中打碎。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轻松,因为怕你会这样做。   我想对你说出我要说的最真的话语,我不敢,我怕你不信。  因此我弄假成真,说出和我的真心相反的话。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可笑,因为我怕你会这样做。   我想用宝贵的名词来形容你,我不敢,我怕得不到相当的酬报。  因此我给你苛刻的名字,而夸示我的硬骨。  我伤害你,因为怕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痛苦。   我渴望静默地坐在你的身旁,我不敢,怕我的心会跳到我的唇上。  因此我轻松地说东道西,把我的心藏在语言的后面。  我粗暴地对待我的痛苦,因为我怕你会这样做。   我渴望从你身边走开,我不敢,怕你看出我的懦怯。  因此我随随便便地昂着走到你的面前。  从你眼里频频掷来的刺激,使我的痛苦永远新鲜。 I long to speak the deepest words I have to say to you; but Idare not, for fear you should laugh.That is why I laugh at myself and shatter my secre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