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盛放(二)

题外话

昨天凌晨,在120分钟的苦战之后,世界杯最终结束了。长舒一口气感到终于不用熬夜之余,也会觉得有一点点失落。当然,最多的还是能够看到西班牙夺冠的开心。我想我也算是半个伪球迷,并没有追着看每一场比赛,对那些技术规则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对西班牙队的喜爱,可是从02年日韩世界杯开始,一直没有变过。在他们当年被韩国队淘汰的那个下午,我还和史两个人对着电视傻傻得哭了一鼻子,现在想想也有点可笑。可是就在今天凌晨,看着卡西利亚斯流泪时,我又不争气的红了眼眶。这个男人当初还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毛头少年,因为一场比赛扑中3个点球开始初露头角,现在已经是球迷口中的圣卡西,成了神一样的存在并开创了436分钟不失球的新纪录。

这次世界杯再看到他,有种我们都老了的感觉,可是这个结局却是最完美的结局!看到西班牙夺冠,我想说,这集我够了!

————————————————————————我爱圣卡西的分界线———————————————————————————

 

经过5个多小时的颠簸,到达暹粒时已是傍晚时分。匆忙上了一辆TukTuk车向我们的酒店Sojourn Boutique Hotel进发了。之前在网上订酒店的时候,就曾经纠结于它远离暹粒市中心的位置,所以当我们在尘土飞扬中颠簸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找到酒店时,我已经开始要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了。但是,当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看到酒店的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不过后来也证明了酒店并没有那么遥远,只是我们的司机找错了路而已,实际上从酒店到市中心只需要七八分钟的车程。

对于这间酒店,我是非常喜欢以及强烈推荐的,实际上这次旅行,酒店和餐厅占到了很大一部分,在游记的最后,我会专门写一篇关于酒店和餐厅的介绍,这边就不花篇幅了。

总之到达酒店后,我们就马不停蹄的定下了车和中文向导,以及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对于中文向导,我的经验是,除非你的英文非常差,其实不建议专门找导游或是中文向导,因为向导的水平良莠不齐,能够讲给你的东西非常有限。而实际上对于路线之类的东西,网上和Lonely Planet上都有详细地介绍,向导反倒会浪费你的时间或是让你的计划缺乏弹性。总之我觉得请中文向导是这次的最大败笔之一。

我们的中文向导是个当地的女孩子,叫金淑琳,人倒算是老实,只是偶尔有点偷懒,中文表达能力有待提高,但是有趣的是讲历史故事她不行,说起八卦和张家长李家短,倒是流利的很,我也从她那边知道了一些景点之外的小故事,也算有趣。她的电话是+85512273898,如果有需要的话,找她也未尝不可。

我们的行程与大部分游客大同小异,都是三天,小圈—大圈—外圈的顺序。第一天是小圈,通常是从吴哥窟开始,向北依次经过巴肯山,巴云寺和吴哥王城(包括南城门,巴戎寺,巴芳寺,皇家围地,吴哥古皇宫 ,普拉帕利雷寺,癞王平台,战象平台,仓库和天牢)。从胜利门出城继续向前,沿途有周萨神庙,托玛农神庙,思宾玛和塔高寺。然后向东北方到达塔内寺,转向南方到塔布隆寺,继续向东到班迭哥迪和皇家浴池,最后经由豆蔻寺返回吴哥窟。

我们根据天气和时间,对上面的景点略有删减。事实上,相信我,等你看到差不多第5个庙的时候,一定会审美疲劳的,再加上35度左右的高温暴晒,对于相似的寺庙,我都会选择远观即可。

吴哥王城

雨季的一个坏处就是,看还是不看日出,永远是个问题。

似乎到了吴哥窟,不作出看日出的努力,总是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情。因此,虽然知道有风险,我们还是凌晨4点半就出发了。到达景区门口先买了三日游的套票40美金(一日游为20美金,一周游的为60美金),门票很高科技,需要照相,门票上也会有你的照片,因为之后去任何一个景点都无需另外买票,这样也方便检票人员辨认。话说我太厚道了,这篇游记写的太认真了,刚才还专门给门票补拍了一张照片。

请允许我臭美一下,凭借这张照片,我被无数检票哥哥称为美女,并数度被怀疑是日本人(这个臭美个毛阿)。总之,完全素颜,无PS!

扯远了,大概5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了吴哥窟。事实上,通常大家所说的吴哥窟是指小吴哥,是吴哥遗迹中规模最大,最令人叹为观止的庙宇,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它修建于12世纪早期,由苏利耶跋摩二世建造,很多人误以为吴哥窟是一个皇宫,供人居住 ,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但是对于它究竟是一个坟墓还是一个寺庙,多年来学者也一直争论不休。据我的向导所说,在苏利耶跋摩二世仍在世时,吴哥窟应该是作为寺庙供奉印度教的毗湿奴,而在他死后则将他的遗骨安放在这里以表达对神灵的敬意。所以吴哥窟应该是具有寺庙和坟墓的双重身份。

从看到护城河的那一刻开始,我终于意识到,我已经来到了这个神奇的所在,我能感觉到血液开始奔腾,莫名的激动和紧张以至于全身瞬间起满了鸡皮疙瘩。踏上通往吴哥窟的石桥,感受到几千年前的皇家威严,每一块石头都仿佛带着远古王者的傲气,让你不得不肃然起敬。

到达中心寺庙之前的荷花池,我们开始静静的等待日出,可惜最终未能如愿。我倒是也没有特别沮丧,就算没有日出的华丽,晨光下的吴哥也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没有接着进去浏览吴哥窟,而是直奔吴哥王城(也即大吴哥),抓紧时间在烈日发威之前参观尽可能多的古迹。

吴哥王城由吴哥最伟大的国王查耶跋摩七世修建,供奉佛教。城外环绕着百米宽的护城河,共有五座城门,我们到达的南大门是保留最好也是修复最完善的一座大门。到达城门前,就被那直冲天际的石雕大门所震慑了,大门之上一座四面佛像悲悯的望着来路。门两侧排列着54座天神与54座恶魔的雕像,永远停留在搅动乳海的那一刻,默默地向我们讲述远古那个天神与恶魔合力寻宝的传说。

很多雕像都受到了损害,没有头部,修复仍然在进行中。听向导说,修复的过程繁琐而冗长,不能一次性修补所有的雕像,这样会破坏整个古迹的历史感,因此要一个一个的修复,等到前一个经历足够风雨从而能够融入到其他雕像当中去后,才会进行下一个的修复工作。

皇宫主要的建筑就是空中宫殿,曾经是国王的寝宫,书上说九头蛇妖曾经住在殿顶,夜晚会化作美女要求与国王欢好,蛇妖若是一日不见国王,国王必死,而国王若是一日不去,蛇妖必降祸于国家。直到现在,当地人都会把真腊王朝的衰落甚至是之后的一系列苦难归咎于蛇妖的惩罚。就我来看,空中宫殿倒是一个登高远眺,乘凉深思的好地方。或许当时的国王只是偏爱这里以至于日日都来,就被安上了这么一个说法吧。或许他在这里藏了一个情人也未可知呢。

当年的皇宫现在几乎就是一片废墟,不仔细分辨,都很难找到正门。只有战象平台尚能透出一丝皇家气息,站在平台之上,远望中央广场,想象当年成千上万的士兵驾着战象的队伍浩浩荡荡穿过彩旗飘扬的广场的景象,定是尘土飞扬,雄风飞扬。

中央广场的另一方,正对战象平台是十二塔庙,十二塔象征十二生肖。传说如果有纠纷出现,法官会把纠纷的两方按照各自的肖像关在这十二塔中,一段时间过后,有罪的一方必然会患病,而无罪的一方则安然无恙,孰对孰错一目了然。

早上的天气一直不太好,虽然没有没有烈日照耀,逛起来不会太热,但是光线太差,也令我无心拍照,草草按了几张,就赶往塔布隆寺。

 

南门

皇宫大门

空中宫殿

十二塔庙

在战象平台上玩耍的孩子

看到这些照片就令我更新的很无力,我要买部单反!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吴哥盛放(二)

  1. Deanna says:

    沙发:)坐着继续等

  2. hitomi says:

    坐等第三季

  3. matt says:

    那张斜靠的还挺像日本女女的

  4. YUKUN says:

    看着看着你就要游遍东南亚了~想过去缅甸吗~ps.共同见证02年世界杯的俺飘过~ps.ps.三天门票的照片很职业呀~

  5. lu says:

    To YUKUN SHI东南亚我短期是不想再去了。。。。。。我想去非洲ps.你还记得咱俩哭得那个怂样吧ps.ps.职业是啥意思??

  6. lu says:

    To matt好吧,像日本女女算好事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